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特变电工铺就“电力丝绸之路”

特变电工铺就“电力丝绸之路”

发表时间:2014-02-12 19:17      作者: 来源: 点击次数:

 1月5日上午,记者踏上采访特变电工塔吉克斯坦项目的行程。由乌鲁木齐乘飞机向西南方向飞行近两小时,窗外碧蓝天穹下方一座座“刺破青天锷未残”的高大雪峰映入眼帘,在阳光的照耀下银光闪烁。这就是帕米尔高原,我国和邻国塔吉克斯坦的分水岭。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其间通道是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中、南两路在喀什会合后唯一通往西亚的道路,被历代称为“葱岭古道”。2000多年间,无论驼铃声声的漫长历史岁月,还是交通工具日益发达的现代社会,葱岭古道沿途各地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从来没有中断,中国与包括塔吉克斯坦在内中亚各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也不断延伸。

  “让塔国人民满意,中国政府放心,中国人民自豪”

   与记者同行的特变电工进出口公司总经理李边区8年来已在这条“古道”上往返了20多次。对于这位原籍陕西省咸阳市的关中汉子来说,2000多年前从他的故乡长安西行通过葱岭往来西域的丝绸之路也许只是史书上的知识,而他现在实实在在做的则是在塔吉克斯坦铺设一条“电力丝绸之路”,把中国最先进的输变电和发电设备、技术、成套项目乃至技术标准带给这个国家,为邻国的经济发展和民生建设造福,也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助力。

  塔吉克斯坦有“山国”之称,国土面积的93%为山地,东部与中国接壤的帕米尔高原海拔4500米以上,冰川林立,终年积雪,河流湍急,水能和矿产资源较为丰富。该国1992年独立前曾是前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经济结构单一,基础设施落后,虽然水电站发电不少,但由于没有独立、系统的电网,电力的供应和调度受制于邻邦。独立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该国结束内乱,从加大电力、交通、通讯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入手,致力于恢复和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2006年,该国利用中国政府提供给上海合作组织的优惠贷款,拉开了全国电网建设的序幕。就是在那个时候,特变电工利用自己产品和服务的良好国际信誉打进了塔吉克斯坦能源市场。

   提起塔国电力建设项目,李边区侃侃而谈:“在塔国,我们的角色不仅是主要设备的制造商,而且是整套工程的承包商,最终交付给塔方的,不止是优质的变压器和电缆产品,而是包括变电站、输电线路、发电站及其附属工程的成套项目总钥匙,实现了从输出输变电产品向承包国际成套项目的华丽转身。”

  要做到这一切谈何容易。异国他乡、山高路远、环境复杂、条件艰苦、压力巨大,面临的困难之艰巨不言而喻,但建设好这些项目是塔吉克政府和人民的期盼,是中国政府的重托,更是中国企业的光荣使命。特变电工董事长张新字字千钧,发出了进军令:“克服一切困难,不惜一切代价,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率拿下塔国项目,树立国际一流品牌,让塔国人民满意,中国政府放心,中国人民自豪。”

  特变电工说到做到,一支支优秀的设计、施工、管理队伍开进帕米尔西部的崇山峻岭,一辆辆满载设备、材料、物资的重型卡车辗转四国日夜兼程,一座座填补该国空白的变电站、输电铁塔、发电站平地崛起。截至2014年1月10日,他们先后向塔国交付了六大电力建设的战略性工程。这些工程在塔国大地上罗织起一张独立、巨大、坚强的电网,一举扭转了该国电力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状况,使其首次掌握了国家电力命脉的主动权。塔国总统拉赫蒙对此多次给予高度评价。在1月10日由特变电工承建的该国最大的首都杜尚别热电厂投产发电仪式上,他再次对为塔国能源建设提供支持的中国政府和付出巨大努力的特变电工表示衷心感谢,并骄傲地宣布,这个热电厂发电标志着塔吉克斯坦在实现电力的独立和保障,并以此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国家战略的道路上迈开实质性的一步。“面对泰山压顶般的困难,我们豁出去了”

  在特变电工驻杜尚别办事处,记者看到一张项目进展图,只见从南部重镇哈德隆到北方古城胡占德,从帕米尔高原到费尔干纳盆地,分布着罗拉扎尔—哈德隆220千伏、南—北500千伏、胡占德—艾尼220千伏输变电工程,北部供电系统联网工程,安佐布隧道110千伏电缆工程,杜尚别热电厂工程,它们就像闪闪发亮的宝石,镶嵌在塔吉克斯坦山川大地上,给这片土地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光明和温暖,以及尊严和希望。

   为了铺设这条“电力丝绸之路”,特变电工千余名工人、技术和管理人员背井离乡,奋战了八个春秋。短短几天,记者在这里听到了很多动人心弦的故事,撷取其中的几个记录如下——

   2012年9月,杜尚别热电厂项目经理宗小虎第一次进入施工现场时,眼前竟是一个水深10米的小草湖,能钓出十几公斤的大鱼。给他的任务是组织人马用最短时间在这里建设一座能为首都供电48万兆瓦、供暖70万人口的热电厂。难度举世罕见。塔国经济较为落后,建设物资匮乏,热电厂90%的设备、材料和后勤物资都要从我国采购集中,跋山涉水数千公里穿越中国西部、哈萨克斯坦或吉尔吉斯斯坦,借道乌兹别克斯坦,最后才能到达塔国,铁路运输周期平均是半月,公路得40天。有人算过,与国内同样工程比,光这一项就徒增建设时间和经济成本一倍多。“面对泰山压顶般的困难,我们豁出去了。”宗小虎背水一战,发了“虎威”。他带领团队从草湖抽水回填、主体建筑施工、卸运物资材料、安装调设备,没日没夜地轮班倒,加班干。13米长的重型卡车运货进场,最多时一天卸下了60辆。杜尚别夏天气温常常高达40多摄氏度,全市几乎所有的工地都停了工,只有宗小虎的人马挥汗如雨,坚持施工。实在热得受不了,工人们就跳进旁边的河里泡一会儿,上来再干。经过科学计划巧运筹,争分夺秒抢工期,先后有大到汽轮机小到化验试剂的3.2万吨物资运进工地,没有一项因为辗转千山万水而延误施工。宗小虎他们硬是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前提下,创造了世界电力建设史上的效率奇迹。今年1月10日,热电厂一期工程在杜尚别居民惊喜的目光中竣工发电供暖,这一天距离宗小虎钓鱼的日子仅仅过去15个月。

  塔国胡占德—艾尼220千伏输变电线路要翻越海拔4000米左右的沙赫利斯坦达坂,如何将架设输电铁塔的施工材料设备运上群山之巅,成了整个项目的难点之一。“运输之难真可谓难于上青天!”李边区给记者讲述了工人们的一段奇遇。2011年3月,输电铁塔架设延伸到了达坂,这里山崖陡峭,氧气稀薄,呼吸困难,只有当地走惯了山路的毛驴能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缓慢前行。工人们便在山下雇了一群毛驴,驮着沉重的材料设备翻山越岭。“山越来越高,路也越来越险。有几天,毛驴们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突然集体‘罢工’了。任你怎样吆喝和鞭打,它们浑身发抖,就是不肯向前迈出一步。实在逼急了,毛驴们便向一边的悬崖冲去,整个一副‘宁死不屈’的形象。看到这一幕,工人们的心软了,只好从毛驴们大汗淋漓的背上取下混凝土、砂子和钢材,人拉肩扛向山上搬去。后来,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两山之间设计了简易的缆车,用卷扬机向一座座高山运送塔架和施工材料,总算解决了这个难题。”

  1月6日,在塔国山区小城艾尼,记者认识了22岁的翻译申正。在变电站附近一个废旧厂房的宿舍里,两张木床、一台电视机、一个电暖器、一叠俄语书,这就是离家万里的申正在这个漫长冬天里的生活环境。旧厂房是特变电工租用的一处基地,院落里码放着成百上千吨的施工物资和设备。入冬后进入休工期,同事们全都回国了,只留下他和一位厨师,看守这空荡荡的厂房和院子。申正是青岛人,在“北京二外”学的俄语,刚进特变电工头一年就来到了塔国。“没想到俄语在这里的用处这么大,整个施工季节谁都离不了我,忙得连觉都没得睡。可眼下又太寂寞了,每天睡得脑袋都要痛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又说:“不过我一点儿都不后悔来到这里,因为我的所学有了用武之地,很有成就感。”记者注意到,床头纸杯里堆满了烟头烟灰,就问他快过年了,想家了怎么办?他顿了一下,眼圈红了,但很快掩饰道:“没事儿,除夕可以给俺娘打电话,还可以看央视春晚,这里看国内电视可清楚了,不信你们看……”

  “能把最宝贵东西给你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在塔吉克斯坦,无论在城市街头巷尾,还是在山区路边市场,汉语“你好!”是记者听到的最多最温馨的词语,伴随这问候声音的是一张张当地居民陌生的笑脸。在有电力、公路、建筑工程建设的地方,这些问候和笑脸更是随时可闻可见,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提供优惠贷款和特变电工建设优质工程的事,在塔国几乎家喻户晓。

  杜尚别卷烟厂的规模是塔国最大的,苏联时代最多时年产10亿支,可现在只有2亿支,其原因之一就是受冬季限电和电价高昂的局限。原来塔国水电充足但火电缺乏,独立后失去各加盟国的统一调度,冬季枯水季节便严重缺电,首都也不例外。总经理萨伊达夫·菲尔达夫奇告诉来访的记者,尽管电力公司对卷烟厂专线专供,但仍然少不了时常停车待电,以至不得不用柴油发电应急。“去年以来最让我高兴的事就是看着中国企业建设的杜尚别热电厂一天天长大长高。这个火电站投产后,不仅能彻底解决首都冬季缺电问题,而且它提供的廉价水暖还可以取代目前昂贵的电暖,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我天天盼着它早日发电供暖呢!”

  在杜尚别82号居民小区一户普通人家,记者认识了正在大学建筑系就读的女硕士麦赫·洛夫扎,这位漂亮的塔吉克少妇听说客人来自中国,特意从学校赶回来,请我们品尝由樱桃、柠檬、杏子等水果制成的饮料,遗憾地说要是早点儿知道我们来,会做好吃的点心给我们吃。她说因为有亲戚在特变电工建设的变电站工作,全家都了解这个中国企业为塔国建设的电力工程。她说:“中国企业给我们建了热电厂,还用变电站和几百公里的输电线路把电送到了全国各地,包括边远地方,给塔吉克人民带来了光明和温暖,我们非常感谢。伟大的丝绸之路自古以来就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我们为有中国这样强大友好的邻国和朋友感到高兴和骄傲。”她说自己非常向往中国,听说那里的建筑非常漂亮,希望有机会去中国观摩学习。

  “中国很大,西安很好。我们很幸运,在西安免费学习三个月,那里的羊肉泡馍很好吃。”大眼睛大个子的塔吉克小伙儿纳扎鲁·阿布巴克得意地向前来采访的记者炫耀。正在热电厂实习的他和59名同伴去年9月从西安回来后,被分配在热电厂的各个岗位上,跟着中国师傅们熟悉设备、对接技术、巩固技能。“中国师傅们水平高,他们不仅为塔吉克建设了如此现代化的热电厂,还教会了我们怎样使用它。他们很忙,但对我们很耐心。一年后,我们作为塔吉克第一代热电技术员,将在中国师傅帮助下全面掌握这个厂的运营和维修技术,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1月9日,记者在热电厂总控室意外遇见了正在这里视察的塔国副总理阿兹木·伊布罗黑木,他也是该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谈起塔国电力建设和技术人才的培养,他动情地说:“中国不仅给我们建设了一流的电厂,而且毫无保留地把一流的运营技术和经验传授给了我们。塔吉克有句古话,能把最宝贵东西给你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中国古代一位有名的和尚曾不远万里从西安来到西天取经,今天我们的孩子们则是万里迢迢从塔吉克斯坦前去东方的西安‘取经’,这中间虽然隔了近1400年,但我们走过的是同一条丝绸之路,一条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交流、共同发展的路。”(艾民)

 

上一篇:州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张春贤讲话精神 下一篇:遵义市招商引资突破千亿大关

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