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公司>>李嘉诚如何做风投?

李嘉诚如何做风投?

发表时间:2016-04-15 15:17      作者:曙光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今年6月份以13亿美元被谷歌收购的众包地图应用Waze,3月份以3000万美元被雅虎收购的移动新闻摘要创业公司Summly,以及更早之前的2012年2月以50亿美元融资额度登陆纳斯达克的社交网站Facebook,在这几家看似没有关联的明星创业公司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投资者—总部设在香港的维港投资(Horiz*** Ventures)。

  尽管维港投资从来没有公布过它的投资回报率,但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参与的明星项目之多让人惊讶。除了上述的公司,维港投资还分别在流媒体音乐服务Spotify的A轮和语音助手Siri的B轮入股,前者的最新估值超过30亿美元,后者则在2010年以2亿美元被苹果买下。目前,维港投资参与的项目一共有45个。

  “维港投资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他们的投资记录太棒了,可见他们多么有远见。”来自以色列的创业公司Wibbitz创始人Zohar Dayan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去年,Wibbitz获得了维港230万美元的投资。

  在投资圈,维港投资是极低调的那一类公司。这家公司很少接受过媒体采访,与香港本地的VC同行也甚少接触。维港投资2007年由李嘉诚在香港出资成立,主要业务是对TMT(技术、媒体和通信)领域的创业公司进行早中期阶段的投资,而它的核心投资团队只有8名成员,主要管理者为原Tom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周凯旋。

  根据周凯旋在问答网站“知乎”上的说法,维港投资所投的项目主要分为数据用量和颠覆性科技两大类。在维港投资已经公布的交易金额中,最大的一笔投资是2007年对Facebook的1.2亿美元,而其他大部分都在百万美元级别。

  维港投资的CFO Jason Wong曾经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称,移动数据用量持续地以几何级数增长,无论是对用户还是对运营商都带来了问题。用户在使用智能手机,享受各种App带来的方便和乐趣的同时,也不得不掏出更多的钱为流量付账单。

  另一方面,在通话和短信等传统业务都受到App冲击的情况下,运营商的收入增长动力开始向数据流量经营转移。根据英国商业咨询公司Informa的统计,数据流量增长20倍时,运营商的收入仅增长了2倍。美国运营商AT&T的CEO Randall Stephenson也曾经对《纽约时报》表示,“数据流量成本属于可变成本,每一兆额外的数据流量都需要额外的资本支出,公司不得不为每一兆的数据流量投资建网。”

  这也是维港投资决定投钱给Onavo的原因。Onavo开发了一款可以减少移动设备数据用量的App,在不影响数据传输速度的情况下,用户通过移动终端传输的数据将会先经过Onavo服务器的压缩,从而降低了所需要的数据流量。

  “运营商希望已建的网络能够表现出更高的使用效率,而李嘉诚本身也拥有一家电讯公司和黄,他应该是非常看好这类技术对他现有产业所能带来的好处。”香港晋裕环球资产管理研究部高级分析员张嘉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开发了分析人类面部表情和情绪反应软件Affdex的创业公司Affectiva则以技术获得维港投资青睐,在2012年获得后者一笔1200万美元的投资。

  Affectiva脱胎于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一个致力于研究自闭症的项目,最初用意是帮助人们理解自闭症儿童微表情下的真实情绪。只需通过手提电脑、手机和其他手持移动设备上的普通摄像头,Affdex就可以收集人们在观看视频和图片等内容时所流露的表情,形成庞大的数据库并据此利用算法分析人们对事物的真实反应。

  Affdex所得的结果将可以让品牌更好地理解顾客以及提高新产品推广的成功率,联合利华和可口可乐都是这一软件的客户。但这款软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还可以用于重大事件的应用,比如2012年,Affdex被用于辅助判断选民对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的态度。

  据周凯旋称,维港投资的8名核心投资团队成员被分成了赋予不同功能的三个小组,分别驻在伦敦、旧金山和香港,四处了解项目的同时,分别关注不同阶段的投资可能性。

  不过在维港投资所投的45个项目里,有一半的公司都来自以色列。以色列这个被称为“创业国度”的国家一直为风险投资基金所热衷。在面朝地中海的特拉维夫和海法城之间,一个被称为硅溪(Silicon Wadi)的地带分布着数千家创业公司。

  根据以色列风投研究机构IVC的统计,维港投资在2012年“以色列最活跃的10所风投”中位列第二,去年一共投了10家创业公司,只比第一名的Carmel Ventures少一家。

  李嘉诚在以色列的投资远在维港投资成立前就开始了。1997年和记电讯国际成立Partner Communicati***后,于1999年以“Orange”为品牌在以色列推出移动通信服务。也就是在这家公司,李嘉诚发掘了以色列人Gilad Novik。Zohar Dayan认为,Gilad Novik对以色列的了解让他和维港投资的沟通变得更容易。

  2012年的6月,维港投资通过一篇媒体报道注意上了将新闻文本信息自动转换成视频新闻的以色列创业公司Wibbitz,不久维港投资的团队和Wibbitz的CEO Zohar Dayan有了一次电话会议。

  “比起其他VC,他们的行动速度非常快。”Zohar Dayan回忆,在电话会议的当月,维港投资的团队就从香港飞到以色列与其见面。

  “投资决策速度快”是维港投资常被提及的特点。风险基金一般都几个月的时间决定是否要投一家公司,但维港投资最快甚至只需要几天。

  对于为何能那么快作出投资决定,李嘉诚曾经对媒体解释称,“互联网创业公司大多缺乏收入,遑论盈利,投资者就是买一个吸引人的概念,5分钟大概是讲解上限。”

  从维港投资的资金来源上看,维港投资是由李嘉诚全资拥有,并不像其他风投一样有共同出资的有限合伙人(LP),盈亏都需要向他们交代,所以决策的流程可以相对更简单。

  “他们当然也问了很多老生常谈的问题,但维港投资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们尝试辨别出创业者所具备的科技能否创造出一个宏大的前景。比方说,Wibbitz的技术能否应用在更多的地方,这决定了我们是否因此而成长得更大,拥有更广阔的前景。如果这个答案让他们满意,他们就更倾向于进行投资。”Zohar Dayan说。

  在Spotify的投资案例中,也可以看出维港投资在依靠这一实用逻辑来迅速判断投资价值,即这家公司的技术能否应用在已经普及的产品上,更容易地获取***。

  “从他投资Spotify的那一刻起,他就保证自己的汽车上要装上Spotify。这事情发生在Spotify还没有推出移动应用的2009年。他想要的是:‘什么时候Spotify能在每一辆汽车上普及?’”Spotify的CEO Daniel Ek对《福布斯》回忆道。

  但是维港投资如此快速的决策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有效控制风险。维港投资的前任CEO谢岷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充分利用投资创业公司后获得的董事会席位,加强对产品的指导是应对和创业者之间合作风险的方法。

  Zohar Dayan现在和维港投资保持每1至2个月见一次面的频率,交换对Wibbitz发展情况的看法。

  “我们目前的合作对象都是新闻媒体,但维港投资建议我们要从B2B延伸到B2C,扩大使用者的范围,因为现在人们到哪儿都有在社交媒体上进行记录的习惯,所以其实许多人都需要我们这项技术。”Zohar Dayan说。

  在以色列,来自亚洲的风险投资很少见,但维港投资对Facebook和Siri等明星项目的准确判断让创业者很快建立了信心,Zohar Dayan这样的创业者甚至都会用希腊神话中可以点石成金的战神弥达斯(Midas)来比喻维港投资。

  对于维港投资来说,这种来自创业者的信心也许比李嘉诚本身的知名度更为重要。不久前,维港投资刚刚参与了对Invi的一轮3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一起参与投资的还有明星阿什顿·库切、谷歌、诺基亚、雅虎和思科等。

  “我们对Wibbitz能够被他们纳入考虑范围感到非常兴奋。得到他们的投资,对于Wibbitz来说是主要证明了我们的实力和潜力。”Zohar Dayan说。

上一篇:厦门金融中心大厦昨正式启用 下一篇: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介

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